做了8次b超检查

2018-08-18 07:36

一名农民被当地疾控中心诊断为艾滋病险些家破人亡。直到4年后,他才得知自己其实没有感染艾滋病病毒。

为了证实自己是否怀孕,一名女子在短短的11天时间里,先后去了6家医院,做了8次b超检查。

小病不出社区,大病社区康复,这是新医改的大方向,基层及社区医院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重要。问题是,我们的政府部门真的在这上面做好准备,交足功课了吗?(吴帅)

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很常见的说法是,要加大对基层医疗机构的卫生投入,不断提高基层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医疗服务水平,从而达到让公众满意的水平。我认为,这种说法其实很扯。医生职位,显然就不应该是一个再培养人才的位置。按照正当的卫生规则,只有首先具备了一定的诊治水平,获得了一定的卫生资历,才能独立担任这一与人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工作。但据调查机构对全国部分地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本情况的调查结果显示,其从业人员的学历结构主要为中专、大专和少量的本科。更为关键的是,还有许多尚未获得医师执业资格的人员,多年来一直在独立地从事着医疗诊治的工作。越是在基层医疗机构,这样的问题就越突出。

医学界普遍认为,误诊误治是由于医务人员工作态度或者专业技术水平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而引起。不过,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在我看来,后者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人命大过天,没有哪一位医生会希望自己出现误诊,从而招惹来种种麻烦。说这些,是因为我看到了两条这样的新闻:

这两条新闻相似之处在于,误诊他们的都是公立的基层医疗机构。那么,应该如何减少这些“误诊”之痛?毕竟,像那名女子一样做个b超跑6家医院的例子太极端、太戏剧化。反过来,现在的人们看病检验,都喜欢一窝蜂地挤到最权威、最专业的大医院。这看起来是不理性的,但实际上是一种民众通过现实总结出的生活经验。